從有機冬瓜切開就不“有機”談起

2014/10/09 張元易

從農糧署長李蒼郎對這事件的答覆,就可以聽出這位食民俸祿的人心中根本就沒有“農民”,僅有那麻木不仁、食古不化的法律條文。當然這也再次顯現出由馬先生領導的中華民國政府的僵化、腐敗以及無能。

首先,政府的責任是“為民謀福利”,而不是訂定許多認證圖利特定機構但卻增加普羅農民的負擔。就算真的有需要訂定種種認證,那也是必須建立在農民能力負擔之內。按照國際標準,取得有機認證須養地七年,試問小農如何有能力不事生產度過那七年?再者,認證、送驗之費用皆為上萬元起跳;還沒有收入就要付出這麼多費用,小農哪來這些錢給付?其三,若有機田四周皆為化肥田,風吹雨流,試問這田真的“有機”嗎?

第二點,李蒼郎的說法其實就是認定“農民皆宵小”,會利用有機認證從事偷雞摸狗之事。這種“防弊”的心態最要不得!為了防止那 3% 的雞鳴狗盜之徒而徒增 97% 的善良百姓的困擾;這跟本就是一個不正常的思維。農民種田已夠辛苦了,養家活口實屬不易,絕大部分的農民根本就沒有那個心思去進行那些“旁門左道”之事;而李蒼郎有這種想法,恐怕他就是箇中翹楚吧!況且農民是最敬天畏神的~“人在做,天在看”,善惡終有報!

第三點,因為有機認證取得極難,我合理懷疑大多數有機農園的負責人並非農家子弟,也就沒有所謂純樸的“農村精神”;說穿了就是想利用有機認證發財的“不肖商人”。很多有機農園半夜都會有貨櫃車入園,隔天早上離開去批發市場…。試問貨櫃車半夜入園做什麼?住附近的人都知道是做什麼,請問農糧署的人是真不知道還是假不知道?又或是這裡面有什麼不能說的秘密?

由此可見,有機認證的稽核根本形同虛設;源頭不去好好管理,只敢在末端刁難小農,真是大大侮辱了制度的尊嚴。所以說,如果我們消費者不認識賣家(農民),就算有貼有機認證標籤也很有可能是假的,既然如此那就省省吧!“自己的食物自己顧”,不用這些尸位素餐的人枉費心思了。同樣地,“自己的事業自己顧”,農民也不用奢望這樣的政府是能夠給予他們什麼樣的幫助了。

萬法歸心,如果起心動念不善,再怎麼訂定制度以及執行也都是枉然。再者,如果不能視人如親,就不可能盡心盡力、設身處地去為他人(農民)設想;那我們的農業當然不可能蓬勃發展。總而言之,有機認證絕非振興農業之萬靈丹,如果真要興盛農業一定必須要從更高層次的格局來綜觀這一切。

0 views

Recent Posts

See All

關於行車安全

乘坐機車長庚大學醫學系女學生遭大車輾斃 根本的解決之道是政府立法禁止公車在上下客人時後方車輛及機車從旁邊超越。在美國,校車有學生上下時,所有後方車輛機車腳踏車都必須停下來,沒有停下來的會被以藐視州法起訴。這不僅僅是為了學生的安全,其實也是為了其他用路人的安全!畢竟校車龐然巨物轟然樹立於前,必然有很大片的視覺死角;為了生命安全,停止不動是最好的! 但是修法曠日費時,緩不濟急;當下馬上可以做的事情就是

ALL PRICES IN TWD

 

Pleasant Integrity

 

+886-965-184-049

goodday@pleasantintegrity.com 

 

Open Hours

Monday to Friday 09 : 00 - 17 : 00

Saturday                 12 : 00 - 18 : 00

Sunday                    Closed

FOOTER

© 2020 Pleasant Integrity Co.,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