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不妥協劇本序曲風雨欲來~修正一版

文章日期:2009-12-02 15:15S:1時:下午景:街景人:保安大隊員警、路人

▲  台北國際會議中心

△  風和日麗。

△  保安大隊員警在台北國際會議中心四周站哨。

△  街上行人、車輛川流不息。S:2時:下午景:大樓內人:特勤人員

▲  台北國際會議中心大廳

△  一樓大會議廳入口處架設有電子安檢門。

△  特勤人員在大廳站哨。S:3時:下午景:大樓內、大會議廳內人:江仁哲、總統、幕僚長、產業發展部長、司長、司儀、聽眾

△  大會議廳傳來熱烈的掌聲。

△  大會議廳內聽眾爆滿。

△  講台上方的紅布條寫著「專家系統的構架與應用國際研討會」、「主辦單位:行政院」、「承辦單位:商業部、產業發展部、貿易部」

△  銀幕上顯示「學術研究單位的應用實例」、「主講人:艾瑞萌學術基金會執行長 江仁哲 博士」

▲  江仁哲一身學者打扮,站在講台上演講。

江仁哲:謝謝!謝謝!

△  掌聲依舊不絕於耳。

司儀:非常感謝各位貴賓的熱情,我們繼續來聽江執行長後半段精彩的演說好嗎?

江仁哲:接下來要跟各位報告的是我們艾瑞萌學術基金會應用專家系統的情形。

江仁哲:首先就是我們運用專家系統來做研究內容的管理與分析。

△  此時總統在台下聽的津津有味。

△  但幕僚長不時看著手錶,緊張地看著總統。

△  江仁哲注視著聽眾,親切地在演說。

江仁哲:(輕鬆但不失莊重)用專家系統來進行資料分類,可以避免每個人認知不同的問題。

△  總統聽得入神,高興地側身幕僚長。

總統:(喜遇奇才)幕僚長,這個江執行長說的事情真是有意思。改天請他來府裡,我要當面跟他談談。

幕僚長:(必恭必敬)報告總統,這個我回去會安排。不過您的下一個行程差不多要開始了,是不是該過去了?

總統:(捨不得離開)我們聽完江執行長的演說在離開。

△  幕僚長雖然心急如焚,但也只能點頭。

△  而此時坐在不遠處的產業發展部長,看著總統極度欣賞江仁哲的舉動,內心非常不是滋味。部長的嫉妒之情溢於言表。側頭向一旁的司長嘀咕。

部長:奇怪!總統今天是怎麼了?竟然會為了一個小人物的演說耽誤行程?

△  一旁的司長附和地點點頭一同表示不解。

江仁哲:總結來說,我們艾瑞萌對於產業發展的方向的建議就是根據專家系統的分析,推演出來的規劃案。

司儀:非常感謝艾瑞萌基金會執行長江仁哲為我們大會做的精闢演說。

△  聽眾掌聲如雷。

△  部長等人極不情願地輕輕鼓掌。

△  江仁哲鞠躬答謝,此時眼神與總統交會,總統露出極度欣賞之情,而江仁哲因為處境僅禮貌性回應。

▲江仁哲下台走回主講人席。

△  回座時江仁哲瞥見部長充滿妒意的眼神,但不以為意。S:4時:早上景:產業發展部人:部長、司長

▲部長辦公室。

△部長的辦公桌上堆滿公文。側邊的書櫃上陳列了許多嶄新的百科全書、<<經濟人>>期刊等。

△會客用的沙發是特級的牛皮材質。

▲部長與司長二人坐在沙發上。

△部長翹著腳、靠著沙發跟司長談話。

部長:(憂心)你看總統那天反常地表現出欣賞江仁哲的表情,會不會是要找江仁哲入閣?

△  司長拘謹地坐著,不發一語。

△  部長見司長沒答話,便繼續問。

部長:(不懷好意)艾瑞萌那邊的情形到底如何?

司長:(賊頭賊腦地)您是說他們人心浮動的事情嗎?

部長:(訝異)怎麼,艾瑞萌真的大有問題?

司長:(得意)那當然!只有江仁哲那個書呆子才以為艾瑞萌風調雨順。

△  部長露出邪惡的笑容。

部長:(撇清)不過這一切都跟我無關喔!

△  司長還沉浸在取悅老闆的情緒中,並未察覺部長的話。

司長:部長您可以高枕無憂了。一個連三十個人的組織都搞不好的人,哪有可能做部長?

△  部長欣然同意地點頭。

部長:不過,你最好還是去弄清楚艾瑞萌裡頭的人到底在幹什麼。S:5時:晚上景:優靜典雅的高級西餐廳人:朱民峰、紀副處長、侯組長、胡組長、塗組長、小助理等13人

▲  餐廳的開放空間區域客人不多,零散地分布。

▲  餐廳裡頭的一間包廂似乎有討論聲。

▲  朱民峰坐在主位,其餘人分坐兩側。

△  朱民峰停頓了一下,紀副處長見狀便接話。

紀副處長:(忿忿不平)處長啊!你們平平都是處長,憑什麼 那余怡 君一副好像是執行長代理人的姿態?

侯組長:(邪惡地)就是說嘛!天曉得她是不是跟執行長有一腿。

胡組長:(自以為是)也不想想到底是哪個部門在養艾瑞萌?

塗組長:(應聲蟲)少了我們,她營運處有辦法營運嗎?

△  朱民峰內心暗自高興但是表面上嚴肅地制止其他人繼續八卦。

朱民峰:好了好了,別說這個了。

△眾人停止,全都轉頭注視著朱民峰。

朱民峰:之前我和合作廠商討論了很久,也跟產業發展部裡頭的人打過招呼了。還差一點就可以大功告成了;我們還是來商量這最後一擊該如何執行。

△  有不少人不甚了解地看著朱民峰。

朱民峰:默默的待在艾瑞萌是不會有前途的!你們能夠領取的就只是那一份死薪水,以及少得可憐的績效獎金。

紀副處長:(悻悻然)而且有人還一天到晚要為難我們,非得剷除我們才甘心。

小助理:(祈求)處長…,那你告訴我們該怎麼辦?

△  朱民峰看了一下在場的人。

朱民峰:(胸有成竹)我們集體辭職。現在快要年底了,要驗收結案。執行長一定會慰留大家,那麼我就會替大家爭取更多福利。

朱民峰:(勉為其難)如果執行長沒有慰留大家,司長那邊我已經打點好了,他會照顧我們的。

△  眾人甚為滿意地露出笑容。

△  朱民峰和眾人繼續交頭接耳。S:6時:早上景:辦公大樓的某層人:江仁哲、 余怡 君、 陳 小姐

▲  基金會門口,碩大的匾額「艾瑞萌學術基金會」。

▲  江仁哲從外面走進去。

陳小姐:執行長早。

江仁哲:早。

△  江仁哲環視了一下,發現有很多空位。

江仁哲: 陳 小姐,資訊處的人呢?

陳小姐:執行長,我不知道耶!可能是去員工旅遊了吧!

△  江仁哲沒說什麼,只是覺得有點奇怪,因為他並沒有看到資訊處上呈的旅遊申請單。

▲  江仁哲走到後頭,進入自己的辦公室。

△  辦公室非常整齊,就像書房一般充滿了書卷氣。

△  陽光照進落地窗讓人感覺房間格外溫暖。

▲  余怡君穿著短裙坐在原木沙發上。

江仁哲:余處長妳怎麼會在這裡?

△  江仁哲於是便讓方門敞開。

△  余怡君見江仁哲開門進來,便起身說話。

余怡君:(有點嗲)執行長…,不好了…,朱處長他們十三個人集體辭職了。

△  余怡君用崇拜的眼神看著江仁哲,雙手呈上一疊辭呈。

江仁哲:(有一點難過)怎麼會這樣?

△  余怡君顯得不知所措,楚楚可憐地看著江仁哲。

△  江仁哲被看得十分不自在。

江仁哲:(安撫)別擔心,資訊處還有楊鴻昭在,一切都不成問題。

江仁哲:余處長妳先回去處理妳的事情吧!

▲ 余怡 君似乎還想說什麼,但只得離開。

△  江仁哲鬆了口氣。S:7時:下午景:大會議室人:江仁哲、 余怡 君、研發處長黃銘傑、其他員工14人

△  雖然人很多,但是會議室內的「氣壓」似乎很低。

△  江仁哲望了一下所有人,清了一下喉嚨。

江仁哲:我想大家應該已經知道,朱處長十幾個人不是去員工旅遊,而是集體辭職。

△  眾人面色凝重,皆未發言。

江仁哲:今天把各位找來,就是要跟各位說明我們現在的處境,還有我的應變措施。

江仁哲:(持平)朱處長帶了十二個人跟他一起走,你們覺得我應該強力慰留嗎?

△  江仁哲再環視ㄧ下眾人。

江仁哲:還是…?說說看你們的想法吧!

△  會議室是一片寂靜,不久,黃銘傑看沒人說話,於是才發言。

黃銘傑:(試探)報告執行長,慰留與否我們研發處都可接受;不過我比較想要知道的是您接下來的計畫。

△  余怡君見狀便也接話。

余怡君:(應聲蟲)是啊是啊!我們這邊也是ㄧ樣的。我們也比較希望知道以後的營運方針。

△  江仁哲想了一下。

江仁哲:(惋惜)如果朱民峰他只是一個人辭職,我很可能會慰留他。

△  黃銘傑、 余怡 君二人露出難以置信的表情。

江仁哲:(嚴厲)可是他這樣慫恿了這麼

0 views

Recent Posts

See All

渺小與脆弱

文章日期:2012-02-02 09:33 昨天晚上跟朋友逛饒河街夜市,離開時才發現原來佛光山的台北道場就在松山火車站旁邊;而旁邊還有一個慈祐宮。 之所以要寫下這段文字,是因為離開時我做了一件讓自己覺得很懊惱的事情。不過這就是 “經驗” 與 “學習” 的產生嘍!唯有 “錯誤” 才會讓我們驚覺並意識到許多事情,也唯有如此我們才能夠在心靈方面有所成長。 簡單的說,在佛祖、媽祖婆等眾多神明眼下,我才再次

ALL PRICES IN TWD

 

Pleasant Integrity

 

+886-965-184-049

goodday@pleasantintegrity.com 

 

Open Hours

Monday to Friday 09 : 00 - 17 : 00

Saturday                 12 : 00 - 18 : 00

Sunday                    Closed

FOOTER

© 2020 Pleasant Integrity Co.,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