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不妥協序曲風雨欲來

文章日期:2009-11-13 10:24

江仁哲坐在辦公室沉思。

  「怎麼會這樣?難道我對他不夠好嗎?」資訊處長朱民峰是艾瑞萌智庫董事執行長江仁哲一手提拔的,自然對他有很深的期許。

  「他是有些我不太喜歡的習慣,可是哪個人沒有奇怪的習慣,特別是有能力的人?」

  「不過這件事他實在是太超過了!這根本就是在洗錢了嘛。」江仁哲對許多商場的陋習是深惡痛絕,但是他也不會勉強週遭的人都要跟他一樣吹毛求疵。

  「民峰啊,你為什麼要先付那麼多錢給○○○科技公司?」

  「報告執行長:聽說他們公司明年好像要轉型,不做這塊技術了。」

  「所以我想說先給他們錢,叫他們趕工給我們做;這樣我們才能得到重要的技術。」

  「況且這個專案的剩餘款還要繳回,還不如用掉算了。」朱民峰試圖要合理化自己的行為。

  「就算他們不做,一定也有別人會做。」

  「款項用不完就繳回,何必一定要花的一毛不剩?這樣更令人懷疑,知道嗎?」

  「我這麼做全都是為了艾瑞萌著想。」

  「如果不是為了大家,我何必這麼勞心勞力!」

江仁哲沒說什麼,但是示意朱民峰可以回去辦公室了。繼續沉思。

  「難道說連我們這樣的非營利組織也得要和稀泥嗎?」

  「不可能!」

  「做任何事情絕對不能違背天地良心。」

  「不擇手段終究是不會有好的結局的。」

  「我得再想個法子開導民峰。」

終究,江仁哲並沒有要開除朱民峰的意思。所以他馬上就準備好要跟○○○科技公司處理這件爭議事件。

  「盧協理請進,門不用關上。」

  「果然這江執行長是不玩密室政治的。」盧協理順手再把門打開時想。執行長辦公室門開著,談話聲隔壁的秘書可以清楚聽到,而再隔壁的員工也可以依稀聽到。

  「雖然我們錢已經付了,驗收單也簽了;但是實際上你們根本就沒有提供勞務。」

  「所以我要你們按照這些錢提供勞務。」

  「另外,你們這樣,我要加罰你們百分之五的勞務工時。」

  「這…」盧協理不知該如何是好。

  「你放心,我沒有要對簿公堂,我真的只是要釐清我們彼此的權利與義務而已。」江仁哲雖然嚴厲,但並不苛刻。

  「既然如此,那我就回去跟我們總經理商量。」畢竟,盧協理也不好讓總經理難做人;雖然是商場,但是『欺師滅祖』仍是令人不齒的行為。

這一頭,江仁哲也鬆了一口氣。雖然○○○科技公司的總經理劉漢陽是他的學生,但這商場上欺上瞞下的事情也是時有耳聞。也就是說,劉總經理有可能被蒙在鼓裡,也有可能默許下面的人做這種事情。不論如何,這件事情還算是順利的在進行。

在資訊處的會議室裡,朱民峰和幾個人在磋商。

  「處長啊!你們平平都是處長,憑什麼 那余怡 君一副好像是執行長代理人的姿態?」副處長忿忿不平地說到。

  「就是說嘛!天曉得她是不是跟執行長有一腿。」第一組長說道。

  「也不想想到底是哪個部門在養艾瑞萌?」第二組長接道。

  「少了我們,她營運處有辦法營運嗎?」第三組長也說。

  「好了好了,別說這個了。」朱民峰內心暗自高興但是表面上嚴肅地制止其他人繼續八卦。

  「之前我們進行了好些時候,就只差一步就可以大功告成了;我們還是來商量這最後一擊該如何執行。」

原來,朱民峰是利用江仁哲『用人不疑,疑人不用』的作風,暗地裡與合作廠商私相授受。這中間到底有無不法行為,其實也不易判定;因為商場的很多規矩,本來就是遊走於法律邊緣。正所謂『殺頭的生意有人做,賠錢的生意沒人做。』不過這一切終就是有個前提,那就是必須得到當家做主的人的認可。

而且這朱民峰很厲害,他跟發包專案給艾瑞萌的○○○部裡幾個重要人士(司長、副司長、科長、主辦專員等)也關係密切,對他們長久以來的私下要求他向來都完全配合;因此這次,朱民峰覺得應該能說動他們幫助他對付江仁哲;所以這一次他決定要豪賭一次。

  「各位我跟你們說:待在艾瑞萌是不會有前途的!你們能夠領取的就只是那一份死薪水,以及少得可憐的績效獎金。」

  「不止這樣,還有人一天到晚要為難我們,非得要剷除我們才甘心。」副處長悻悻然地接著說。

  「處長一定是有什麼好辦法吧?」涉世未深的小助理興奮的問著。

  「沒錯,而且我保證你們跟了我,收入絕對比現在好很多。」

於是朱民峰又跟他們說了很多,所以他們全都願意和朱民峰同進退。最後,朱民峰告訴他們用集體辭職來測試江仁哲;進可攻退可守,怎麼樣都不吃虧。

於是他們總共十三個人,便在下班前寫好了辭呈。不過朱民峰那天卻故作姿態地加班,讓人覺得他是在反省;其實只是在等大家都離開,這樣才好把文件放在江仁哲秘書的桌上。

  「余處長妳怎麼會坐在這裡?」江仁哲見 余怡 君在辦公室,於是便讓大門敞開。雖然君子無愧於心,但是這男女之防不能不注意。

  「報告執行長:不好了,資訊處的朱處長連同其他十二人集體辭職了。」

  「怎麼會這樣?」江仁哲雖然沒有感到意外,但仍然感到難過。畢竟資訊處才十四人,現在只剩下系統工程師楊鴻昭一人;而艾瑞萌總共也才只有二十五人,集體辭職不是擺明在要脅嗎?

  「其實是李秘書叫我進來等您的。」余怡君看到江仁哲臉色不大好,想說江仁哲是不是不高興她自行進執行長辦公室。因為江仁哲給人的感覺是很注重應對進退禮節。

  「別擔心,只要資訊處還有人在,一切都不成問題。」

  「事在人為,只要有人就好辦事。」江仁哲知道就算獨門技術,只要用心,也可以找到替代技術。何況說,艾瑞萌資訊處的員工從事的,根本就不是什麼高難度的技術。

  「李秘書,麻煩妳把謝文惠以及蕭浩然都找來,我有事情要跟他們說。」

  「文惠啊:我現在就任命妳為專案經理,負責統籌我們艾瑞萌的財務事宜。畢竟有那麼多人會離開,這裡頭跟錢有關的事情一定是大有問題;妳好好研究研究。」

  「那余處長呢?」謝文惠怕被余處長懷恨在心。

  「她啊!我還有別的任務要交給她,夠她忙的了。」

  「而且聽說一開始是妳發現帳冊有問題。」江仁哲雖然不過問細節,但觀察力入微。 從余怡 君跟他的報告,他就聽出發現者不是 余怡 君。

  「浩然啊:我現在也任命你為專案經理。你就和楊鴻昭一起把資訊處重新打造吧。」

  「另外你也和研發處黃處長一起研究,看艾瑞萌可以有什麼新的方向。」畢竟員工走掉將近一半,不可能『以不變應萬變』。

 江仁哲就是如此單刀直入的人,先處理好第一線的人事以後才跟其他幾位處長、副處長開會。

  「今天把各位找來,就是要跟各位說明我們現在的處境,還有我的應變措施。」

  「朱處長帶了十二個人跟他一起走,你們覺得我應該強力慰留嗎?」

  「還是…?說說看你們的想法吧!」

會議室是一片寂靜,過了一會兒,研發處長黃銘傑看沒人說話,於是才發言。

「報告執行長,慰留與否基本上我們研發處都可以接受;不過我比較想要知道的是您接下來的計畫。」

余怡君聽黃銘傑這麼說,趕緊跟著說。

  「對啊對啊!我們這邊也是ㄧ樣的。我們也比較希望知道以後的營運方針。」

  「如果朱民峰他只是一個人辭職,我很可能會慰留他。」江仁哲覺得這件事其實並沒有嚴重到要引咎辭職。

  「可是他這樣慫恿了這麼多人跟他一起辭職,根本就是在威脅我。」如此欺人太甚,焉能容忍。

  「我是絕對不會受人要脅的!所以這些辭呈我全都准了。」

黃銘傑想到了○○○部方面於是便詢問江仁哲要如何處理。

  「都年底了,哪裡一下子找十三個人來遞補?」

  「大家辛苦點,資訊處的工作其實也不難,一起幫著做。真有問題,鴻昭可以找到工程師進來協助。」政府專案最奇怪的地方就屬人力配置:一般而言是短缺,也就是要廠商自行負責;人力過剩是特例,不過其中是否有交換條件外人就不得而知。

  「至於○○○部方面我會跟他們解釋人力的情況,說明我們還是可以如合約所要求準時完成今年的專案。」

技術部份交代完畢,江仁哲又想起了財務事宜。

  「余處長:少了十幾個人,財務管理就變得單純許多,你就讓謝文惠統籌處理。」

  「而妳呢,順便好好幫我研究看看所有可能和朱民峰有關聯的人事物。」

  「黃處長:我們研發的方向應該是會有所改變吧?你們去研究看看,有什麼需要就跟楊鴻昭還有蕭浩然說。」

會議結束後,江仁哲又把楊鴻昭找來,告訴他一些大方向上要注意的地方。畢竟楊鴻昭還年輕,突然要負責一個上億元的專案,免不了會感到難以承受以致於不知所措。

看樣子,朱民峰裡應外合的如意算盤打錯了。原本他只是想以退為進,要求更多的權力;沒想到江仁哲竟然順水推舟,讓他弄巧成拙了。

朱民峰雖然懊悔萬分,但是船到江心回頭太難;他怎麼可能回去哀求江仁哲撤銷他的辭呈!所以,朱民峰他也只能另作打算,跟○○○部裡頭的人商量別的方法來對付江仁哲。

至於那十二個人,朱民峰只留下了他推心置腹的那幾個人;而其他人,他就搪塞過去打發他們了。

0 views

Recent Posts

See All

渺小與脆弱

文章日期:2012-02-02 09:33 昨天晚上跟朋友逛饒河街夜市,離開時才發現原來佛光山的台北道場就在松山火車站旁邊;而旁邊還有一個慈祐宮。 之所以要寫下這段文字,是因為離開時我做了一件讓自己覺得很懊惱的事情。不過這就是 “經驗” 與 “學習” 的產生嘍!唯有 “錯誤” 才會讓我們驚覺並意識到許多事情,也唯有如此我們才能夠在心靈方面有所成長。 簡單的說,在佛祖、媽祖婆等眾多神明眼下,我才再次

ALL PRICES IN TWD

 

Pleasant Integrity

 

+886-965-184-049

goodday@pleasantintegrity.com 

 

Open Hours

Monday to Friday 09 : 00 - 17 : 00

Saturday                 12 : 00 - 18 : 00

Sunday                    Closed

FOOTER

© 2020 Pleasant Integrity Co.,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