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不妥協序曲風雨欲來~修正一版

文章日期:2009-11-30 11:18

  在一個風和日麗的下午,一棟位在市中心的國際會議中心,四周布滿了保安大隊員警。似乎,裡面一定有什麼高官之類的。

  在國際會議中心的大廳,竟然有電子安檢設備,以及眾多的特勤人員。想當然,總統也來了。

  原來,國際會議中心的一樓的大會議廳正在進行中央政府的幾個部會聯合舉辦的年度國際研討會,題目是『專家系統的架構與應用』。艾瑞萌學術基金會的執行長 江仁哲 博士也是演講者之ㄧ。

  江仁哲開始演講不久,原本在打盹的總統竟然醒來了。顯然總統是對江仁哲的演說內容十分有興趣。總統聽得津津有味,還不時點頭,甚至是轉頭對著一旁的幕僚長表示讚嘆。幕僚長則是繼續憂心忡忡地看著手錶;因為總統的下一個行程即將要開始了。這時,坐在不遠處的產業發展部長,看到總統異常欣賞江仁哲的神情,內心十分不是滋味;於是交頭跟一旁的副部長用嫉妒的口吻談論著總統不尋常的舉動。簡單的說,總統是個喜怒不著顏色的人;除非,那個人是不出世的奇才。

  又過了一會兒,幕僚長終於忍不住了,請示總統應該前往下個行程;沒想到總統竟然說要聽完江仁哲的演說再走。

  終於,江仁哲彥說完畢了。當他鞠躬答謝時,眼神和總統對到,總統的眼神是充滿了欣賞之情,而江仁哲基於處境只能禮貌地點頭示意。畢竟整個大會議廳的人都在看他,他不能失態。

  江仁哲下台走回座位的途中,經過茶葉發展部長面前時,看到部長那充滿妒意的眼神,但是他並沒有任何反應,只是默默地回到自己的位子。

  隔天早上,在產業發展部的部長辦公室。部長把負責發包專案給艾瑞萌的司長找來詢問艾瑞萌的情況。因為總統關愛江仁哲的眼神實在讓部長極度擔心自己隨時可能會被江仁哲所取代,所以他要盡一切的可能來打擊江仁哲,讓他沒有更上一層樓的機會。

  而司長在前一天的會場,也有看到總統的表情,當然司長有看到自己的老闆~部長不悅的神情。所以他就把艾瑞萌部分的情形告訴部長。

  司長所說的部份,就是艾瑞萌的運作似乎大有問題,因為有許多人好像受到不平等的待遇。而且,這些人很有可能會集體離開艾瑞萌。事實上,司長並沒有去查證;他只是採納艾瑞萌資訊處長朱民峰的片面之詞。

  不過總而言之,為了保護他自己,有不少話司長是保留的。當然,他表現給部長看的是掏心挖肺,知無不言言無不盡。

  那天晚上,在一家攸靜的西餐廳,艾瑞萌學術基金會資訊處長朱民峰,宴請他處裡的12名員工,惟獨沒有邀請楊鴻昭。因為楊鴻昭不願意配合他玩弄合縱連橫手段,勾結廠商、聯合司長架空執行長江仁哲。

  「處長啊!你們平平都是處長,憑什麼 那余怡 君一副好像是執行長代理人的姿態?」副處長忿忿不平地說到。

  「就是說嘛!天曉得她是不是跟執行長有一腿。」第一組長說道。

  「也不想想到底是哪個部門在養艾瑞萌?」第二組長接道。

  「少了我們,她營運處有辦法營運嗎?」第三組長也說。

  「好了好了,別說這個了。」朱民峰內心暗自高興但是表面上嚴肅地制止其他人繼續八卦。

  「之前我們進行了好些時候,就只差一步就可以大功告成了;我們還是來商量這最後一擊該如何執行。」

原來,朱民峰是利用江仁哲『用人不疑,疑人不用』的作風,暗地裡與合作廠商私相授受。這中間到底有無不法行為,其實也不易判定;因為商場的很多規矩,本來就是遊走於法律邊緣。正所謂『殺頭的生意有人做,賠錢的生意沒人做。』不過這一切終就是有個前提,那就是必須得到當家做主的人的認可。如果當家的不知情,很容易出亂子。

  但是朱民峰就是不想讓江仁哲知道。因為江仁哲最痛恨的就是玩弄權術這些損人的心思上。不過這朱民峰倒也厲害,他就找發案主~產業發展部裡幾個重要人士(司長、副司長、科長、主辦專員等)支持。他跟這些人的關係十分密切,對他們長久以來的私下要求他向來都完全配合;因此這次,朱民峰覺得應該能說動他們幫助他對付江仁哲;所以他決定要豪賭一次。

  「各位我跟你們說:待在艾瑞萌是不會有前途的!你們能夠領取的就只是那一份死薪水,以及少得可憐的績效獎金。」

  「不止這樣,還有人一天到晚要為難我們,非得要剷除我們才甘心。」副處長悻悻然地接著說。

  「處長一定是有什麼好辦法吧?」涉世未深的小助理興奮的問著。

  「沒錯,而且我保證你們跟了我,收入絕對比現在好很多。」

於是朱民峰又跟他們說了很多,所以他們全都願意和朱民峰同進退。最後,朱民峰告訴他們用集體辭職來測試江仁哲;進可攻退可守,怎麼樣都不吃虧。

於是他們總共十三個人,便在下班前寫好了辭呈。不過朱民峰那天卻故作姿態地加班,讓人覺得他是在認真工作;其實他只是在等大家都離開,這樣才好把文件放在江仁哲的秘書桌上。

  早上,江仁哲到了艾瑞萌,看到中間的辦公區有很多空位,問了一下坐在附近的員工其他人到哪裡去了,坐在那區的營運處的人以為是資訊處的人去員工旅遊了。

  江仁哲沒說什麼,只是覺得有點奇怪,因為他並沒有看到資訊處上呈的旅遊申請單。遲疑一會兒,他便走進自己的辦公室。

  「余處長妳怎麼會坐在這裡?」江仁哲見營運處長 余怡 君在辦公室,於是便讓大門敞開。雖然說君子無愧於心,但是這男女之防不能不注意。畢竟,不實的傳聞傳久了,大家就會以為是真的;到那個時候,當事人是百口莫辯,無語問蒼天。

  「報告執行長:不好了,資訊處的朱處長連同其他十二人集體辭職了。」 余怡 君向來很崇拜江仁哲,所以雖然事態嚴重,但是她的語氣還是免不了有一些嗲。

  「怎麼會這樣?」江仁哲雖然沒有感到意外,但仍然感到難過。畢竟資訊處才十四人,現在只剩下系統工程師楊鴻昭一人;而艾瑞萌總共也才只有二十五名員工,集體辭職不是擺明在要脅嗎?

  此時, 余怡 君仍然顯露出不知所措的表情,一副楚楚可憐的樣子看著江仁哲。江仁哲被看得十分不自在,所以想趕快結束話題。所以他就安慰地說「別擔心,只要資訊處還有人在,一切都不成問題。」然後請 余怡 君回她自己的辦公室處理事務。

  「事在人為,只要有人就好辦事。」江仁哲相信就算獨門技術,只要用心,也可以找到替代技術。何況說,艾瑞萌資訊處的員工所從事的管理工作,根本就不是什麼高難度的技術。而且,資訊處其實有人力過剩的情形。只是江仁哲不想要戳破朱民峰玩弄的伎倆;江仁哲想用潛移默化的方式來改變朱民峰的不良習慣。

  下午,江仁哲想好因應之策後,便找其他幾位處長、副處長開會。

  「今天把各位找來,就是要跟各位說明我們現在的處境,還有我的應變措施。」

  「朱處長帶了十二個人跟他一起走,你們覺得我應該強力慰留嗎?」

  「還是…?說說看你們的想法吧!」

會議室是一片寂靜,不久,研發處長黃銘傑看沒人說話,於是才發言。

  「報告執行長,慰留與否基本上我們研發處都可以接受;不過我比較想要知道的是您接下來的計畫。」

余怡君聽黃銘傑這麼說,趕緊跟著說。「對啊對啊!我們這邊也是ㄧ樣的。我們也比較希望知道以後的營運方針。」

  「如果朱民峰他只是一個人辭職,我很可能會慰留他。」江仁哲認為如果朱民峰為了一個已經解決的重大業務疏失引咎辭職,大可不必如此。

  「可是他這樣慫恿了這麼多人跟他一起辭職,根本就是在威脅我。」如此欺人太甚,焉能容忍。江仁哲雖然宅心仁厚,但不是軟弱之人。

  「我是絕對不會受人要脅的!所以這些辭呈我全都准了。」

黃銘傑想到了產業發展部方面,於是便詢問江仁哲要如何處理。

  「都年底了,哪裡一下子找十三個人來遞補?」「大家辛苦點,資訊處的工作其實也不難,一起幫著做。真有問題,鴻昭可以找到工程師進來協助。」政府專案最奇怪的地方就屬人力配置:一般而言是短缺,也就是要廠商自行負責;人力過剩是特例,不過其中是否有秘密交換條件外人就不得而知。

  「至於產業發展部方面我會跟他們解釋人力的情況,說明我們還是能如合約所要求準時完成今年的專案。」

技術部份交代完畢,江仁哲又想起了財務事宜。「余處長:少了十幾個人,財務管理就變得單純許多,你就讓謝文惠統籌處理。」

  「而妳呢,順便好好幫我研究看看所有可能和朱民峰有關聯的人事物。」

  「黃處長:我們研發的方向應該是會有所改變吧?你們去研究看看,有什麼需要就跟楊鴻昭還有蕭浩然說。」

會議結束後,江仁哲又把楊鴻昭找來,告訴他一些大方向上要注意的地方。畢竟楊鴻昭還年輕,突然要負責一個上億元的專案,免不了會感到難以承受以致於不知所措。

看樣子,朱民峰裡應外合的如意算盤打錯了。原本他只是想以退為進,要求更多的權力運用經費;沒想到江仁哲竟然順水推舟,讓他弄巧成拙了。

  朱民峰雖然懊悔萬分,但是船到江心回頭太難;他怎麼可能回去哀求江仁哲撤銷他的辭呈!所以,朱民峰他也只能另作打算,跟產業發展部裡頭的人商量別的方法來對付江仁哲。

  至於那十二個人,朱民峰只留下了他推心置腹的那幾個人;而其他人,他就搪塞過去打發他們了。

  晚上,在一間隱蔽的咖啡廳,朱民峰帶著副處長跟產業發展部的司長在談事情。當然,朱銘峰替司長做白手套,他也很怕司長會看情勢不對就翻臉不認人。所以他必須要確認,甚至是哀求司長一定要繼續支持他們。也就是說,雖然他們離開了艾瑞萌,但是依然可以替司長效力。至於司長這邊,他其實也不知道是否該罷手,因為朱民峰等已經沒有內應的身分了;可是,司長想到了部長十分嫉妒艾瑞萌執行長江仁哲的神情,就覺得應該繼續攪和下去。萬一真讓江仁哲當上了產業發展部長,他這個司長的位子肯定也保不住。

0 views

Recent Posts

See All

渺小與脆弱

文章日期:2012-02-02 09:33 昨天晚上跟朋友逛饒河街夜市,離開時才發現原來佛光山的台北道場就在松山火車站旁邊;而旁邊還有一個慈祐宮。 之所以要寫下這段文字,是因為離開時我做了一件讓自己覺得很懊惱的事情。不過這就是 “經驗” 與 “學習” 的產生嘍!唯有 “錯誤” 才會讓我們驚覺並意識到許多事情,也唯有如此我們才能夠在心靈方面有所成長。 簡單的說,在佛祖、媽祖婆等眾多神明眼下,我才再次

ALL PRICES IN TWD

 

Pleasant Integrity

 

+886-965-184-049

goodday@pleasantintegrity.com 

 

Open Hours

Monday to Friday 09 : 00 - 17 : 00

Saturday                 12 : 00 - 18 : 00

Sunday                    Closed

FOOTER

© 2020 Pleasant Integrity Co., Ltd.